<small id="75kaw"><big id="75kaw"><td id="75kaw"></td></big></small>
  • <noframes id="75kaw"></noframes>

    <button id="75kaw"></button>
    <form id="75kaw"><tr id="75kaw"></tr></form>
    <form id="75kaw"><legend id="75kaw"><noscript id="75kaw"></noscript></legend></form>

  • <wbr id="75kaw"><tr id="75kaw"></tr></wbr>
    <strike id="75kaw"></strike>
    <wbr id="75kaw"></wbr>

    <button id="75kaw"></button><small id="75kaw"></small>
    <sub id="75kaw"><listing id="75kaw"></listing></sub>

    邯鄲大學生村官

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大學生村官 > 閱讀資料 >

    【熱點資訊】別忽略對幸存者的心理救援

    2013-04-27 14:53:38| 來源:

    來自民政部的消息,據四川省民政廳4月23日6時統計,四川省蘆山“4·20”7.0級強烈地震已造成193人死亡、25人失蹤、12211人受傷。

    目前已經過了救援的黃金時間,救援隊伍并不因時間的流逝而放松救援,他們在與死神賽跑!但同時,在關注受災現場救援之外,我們不應忽視對幸存者的心理救援。

    我們不能忘記,在汶川大地震后,12歲的羌族孩子劉小樺不幸成為孤兒,她無法接受殘酷事實,始終喃喃自語:“爸媽很快就會來找我的,姐姐說他們正在翻山過來找我,山好高,所以還要等一段時間。”前去勸慰的專家無能為力,不禁長嘆:“這是我工作30多年來遇到的最為艱巨的心理治療,災難對孩子心靈的創傷超出想象。”我們也還記得,馮翔,那名選擇自殺的羌族縣委宣傳部副部長。汶川大地震中,他7歲的兒子不幸遇難,當時他強忍悲痛參與救災,卻一直無法走出喪子的悲痛陰影,最后自盡。

    必須像重視現場救援一樣重視心理救濟。在日本,地震發生后,有3類工作人員最先趕到現場:消防人員、新聞記者和心理咨詢人員。有記者披露:“我曾去日本阪神大地震紀念館,他們的心理干預項目介紹給我印象極深。為每個重災區幸存者建立檔案、度身制定恢復療程,尤其是失去親人的青少年及失去子女的父母。”最值得一提的是,該紀念館專門設有用于精神安慰的“人未來館”,尊重生命是該館的主題,參觀者可以通過音樂、電影、詩歌、甚至游戲等多種方式,認識生命的價值。

    2008年11月,一項對都江堰、北川等極重災區20萬人口的調查結果顯示,90%左右的災區個體心理狀態均不同程度受到影響,約30%的個體存在心理問題,成為精神衛生問題的中高危人群或精神病人。有專家警告,如果沒有科學、有序的心理重建措施,嚴重的心理損傷將可能伴隨他們數年甚至一生。相比于汶川大地震,雅安地震的烈度要少一些,但帶給人們的心理沖擊仍然很嚴重,不能絲毫放松和延宕。

    據說,日本導演北野武談到日本的一次地震,曾感言:“悲慟是一種非常私人的經驗。這次震災并不能籠統地概括為‘死了2萬人’一件事,而是‘死了1個人’的事情發生了兩萬件。兩萬例死亡,每一個死者都有人為之撕心裂肺,并且將這悲慟背負至今。”這種對地震傷亡的精辟論斷,很讓人共鳴。天災的巨大傷害,生命的悲慟體驗,絕不可等閑視之,雅安地震后,對幸存者特別是失去親人的幸存者建立心理檔案,展開全方位的心理撫慰,事不宜遲。這關乎幸存者的未來,關乎文明底線,關乎對生命的尊重。

     注:本站稿件未經許可不得轉載,轉載請保留出處及源文件地址。
    (責任編輯:zgjyjiang)
    關鍵詞閱讀

    免責聲明:本站所提供試題均來源于網友提供或網絡搜集,由本站編輯整理,僅供個人研究、交流學習使用,不涉及商業盈利目的。如涉及版權問題,請聯系本站管理員予以更改或刪除

    俺去也